辅仁药业分红“爽约”调查:资金困局正在显露

件,以抵御风险。

上述私募人士也称,分析财报可为了找到业绩良好的上市公司,短期贷款几乎为零。短期借款企业只有两种可能性逐年增加。首先,借款是不够的,有必要借新的借款。其次,当产品售罄时很难收回资金。 “短期借款利息通常较高,一般为六点或七点,信用合作社较高,最高可达九点。如果公司手头有足够的现金,就根本不需要高利润的贷款。“私募股权投资者说,富仁制药在工业和制药行业,日常运营中没有那么多的资本支出。

一位熟悉富仁药业的河南省制药行业人士指出,近年来,富仁集团出现了盲目扩张问题,资本杠杆率相对较高。上市公司与母公司之间的资金借贷频繁,资金链存在较大的隐患。

控股股东的资本运作术

“上市公司业绩表面看好,但显然受到大股东拖累。大股东没有实际业务,主要是培育公司做资本运作。如果公司业绩良好。在上市公司的情况下,获得高度代价,大股东可以从中套利。近年来,这种业务在资本市场上很常见。上述医药行业承认,Furen Pharmaceutical就收购开飞集团资产所支付的代价是合理的。目前,业界也有所保留。 “制药集团是一家老厂。实际上,除了土地和医疗批号之外,它不是一个有价值的资产。

事实上,经常向上市公司借款的富仁集团继续走资本并购的道路。根据天雪数据,富仁集团目前拥有22家外商投资公司,56家直接和联合控股公司。

于2001年和2002年分别持有焦作怀庆堂制药厂和松鹤酒业后,富仁集团于2003年收购并改造了开封制药厂,并在富仁制药成功上市后继续计划。制药集团的资产已纳入上市公司。

与此同时,Furen集团还与印度Cidelon集团在国内合资企业Cideon Pharmaceutical Group Co.Ltd。建立了合资企业,并开始专注于抗肿瘤和抗病毒高端通用的探索药物。近年来,富仁集团在郑州,北京,上海和美国设立了研发机构,并培养了1000多名研发人员。

资产的不断扩张也成为控股股东拆迁东墙的重要因素。据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松河酒业已冻结1.2亿多元股权,其包括散装酒的资产已经抵押,担保索赔金额已超过16亿元。

事实上,早在2016年,富仁集团的资本运作就以实名报道。

举报人说,在制药集团注入富仁药业的后门交易的情况下,存在重大的财务欺诈行为。凯飞集团涉嫌诈骗净资产17亿元,虚报利润14亿元,医药集团盗取10亿元所得税,富仁集团已逃税至少20亿元。

原旗下融资平台爆雷

2018年,在线贷款(P2P)爆炸式增长,涉及多家A股上市公司。在接受采访时,一些与富仁集团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该公司逐步披露财务困难或与金融平台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2016年1月,由于投资3.9亿元参与B轮融资,富仁集团成为短期网络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0%。

根据公开资料,Short-Fly Network成立于2014年,隶属于九一恒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一科技”)。法定代表人是王坤。

2018年8月9日,九一科技发生股权变动。原股东河南富仁控股有限公司改为上海民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民丰”),富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文辰也撤回。执行名单。

仅仅一天之后,短熔网络的官方网站于8月10日发布《优化还款规则的相关公告》。该公告正式宣布,短期网络打破了赎回,不再向贷方提供担保或承诺保护利息。从那时起,该平台已经开始出现大量逾期,到目前为止上述逾期资金尚未得到解决。

根据天雪数据,上海民丰的全资股东上海宏道通商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道通商”)由于无法联系到注册的住所而被列为异常业务。或营业场所。纳入日期为2019年6月27日。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朱文辰退出了短期网络执行名单,但上海民丰仍然与此有一些联系。

富仁药业宣布,上海民丰前董事刘秀云是朱文辰的妻子。在富仁集团退出短期网络后,上海民丰于2018年9月5日也出现了董事和法人变动。刘秀云退出上海民丰高管。

质押高企众股东减持

自2019年6月以来,富仁药业已连续12次宣布控股股东权益被冻结。

截至7月20日,最新冻结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富仁集团和协同人士北京克里特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共持有该公司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8.94%。富仁集团持有该公司2.82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5.03%,并被冻结。

此外,屯仁集团,富仁集团董事长和富仁药业,以及松鹤酒的实际控制人,也持有公司持有的松鹤股权。根据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的裁决《(2018)沪0112民初号》,松鹤酒的股权和其他投资权益金额为34,469,960元,期间为2022年1月10日至2022年。第9个月。

自2019年4月10日以来,富仁药业的股价下跌超过40%。随着股价的下跌,公司的股东也开始大规模减持。

富仁药业于3月9日宣布,持有5.9%股份的万嘉新旺股东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减持不超过36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9%。此外,公司于4月22日宣布,阜新药业的股东平家鑫源,金城余姚及其协同行动东土大唐和东土太尧计划通过集体招标减持。

7月20日,由于宣布“双手”股息,富仁药业宣布将继续暂停交易不超过3个交易日。与此同时,该公司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闪电询问,询问在1.816期末货币资金最终结余的背景下未能及时转出现金股息的具体原因十亿元。流动性有困难吗?此外,公司还需要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核实和解释资金交易和担保,是否有资金占用和不合规担保。

截至发稿时,Furen Pharmaceutical尚未回答上述问题。公司财务的真实情况是几何的,它仍然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